美团:新业务亏损难掩盈利能力 三大矛盾未来或持续面临争议
更新时间:2022-08-19 20:42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美团:新业务亏损难掩盈利能力 三大矛盾未来或持续面临争议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fan

  近日,美团公布2021年财报。公司营业收入在2020年营收规模突破千亿之后,在2021年疫情影响反复不定的背景下,依然维持高速增长。公司2021年营收为1791亿,同比增长近56%,巨大的营收规模并没有影响公司的成长性,显示公司具有明显的飞轮效应和服务电商巨大的市场空间。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净利润方面,公司净利润下滑-599.93%至亏损235.38亿。表观似乎受疫情等影响,亏损巨大。但实际上,2021年公司餐饮外卖及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的经营溢利合计由2020年的人民币110亿元增长至人民币203亿元,e尊国际安全吗

  其中外卖业务经营溢利由2020年的人民币28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人民币62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经营溢利由2020年的人民币82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人民币141亿元。

  公司的业务基本盘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即便在疫情的影响下,盈利能力也非常惊人。

  而在公司外卖和到店、酒旅业务飞轮效应持续爆发的背景下,王兴所说的“无限游戏”也在持续,公司目前持续通过社区团购向零售领域扩张,甚至公司战略也发生重大变化,由‘Food + 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

  公司新战略强调零售已替代外卖成为唯一单列业务重点,美团亦在年报中表示,公司认为零售行业的终局是‘万物到家’,公司将继续利用科技优势以推动行业转型。某种意义上,美团的愿景可能是“科技版沃尔玛”。

  随着公司战略的转向,美团继续扩大对新业务尤其是以社区团购为代表的零售业务的投入。2021年,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同比增长84.4%至人民币503亿元。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由2020年的人民币109亿元扩大至2021年的人民币384亿元。

  新业务的巨亏是公司整体亏损的最重要原因。同时,公司对社区团购的重金投入也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相关舆论认为美团旨在通过前期补贴挤出行业中的中小参与者,并在获得垄断地位后可能会持续提价以获得超额利润。

  不过美团也表示,美团优选亦提供大量自提点站长的灵活就业岗位,增加物流、仓储、食品加工方面的工作机会。此外,凭借高效的供应链及物流体系,美团优选先后驰援郑州、西安等受新冠肺炎疫情及自然灾害影响的城市,为需要帮助的居民提供可靠的必需品。上海疫情爆发后,美团公司副总裁毛方还参加了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公司参与上海保供情况。

  同时监管也表示,将会逐步规范平台经济治理,通过规范、透明、可预期的监管,红灯、绿灯都要设置好,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事实上,能否扩张对于美团来说极其重要,是市场对美团预期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团在团购和外卖的高强度竞争中杀出,面对的均为财大气粗、资源丰富的阿里饿了吗、百度外卖等竞争对手。竞争的胜利也是对美团核心管理团队能力的肯定,核心团队年龄均处于当打之年,因此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电商、零售等领域的扩张或极有可能复制在外卖、酒旅等领域的成功,让市场对其继续扩张有极高预期。

  同时,在“红绿灯”问题悬而未决的情况下,美团的根基外卖业务同样也面临极大的争议,外卖业务的“高频打低频”某种意义上是美团可以持续扩张的核心。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和《美团应聘过骑手,打过卧底电话,看过1907份判决,最后拼出了这部外卖平台进化史》等文章均在互联网广泛传播,相关文章指出算法对外卖骑手的压迫,同时也指出外卖公司外包的行为让外卖骑手在工伤等情况下维权十分困难,同时以要求外卖骑手注册成为“个体工商户”的方式来同时实现避税和避社保的目的。

  2021年10月,美团接到了近35亿元的反垄断罚单,同时接到了市场监督总局等部门的《行政指导书》,要求美团围绕完善平台佣金收费机制和算法规则、维护平台内中小餐饮商家合法利益、加强外卖骑手合法权益保护等进行全面整改。

  之后美团也持续就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在2021年举行了136场骑手恳谈会。结合骑手的意见和建议,不断优化算法规则,如将每笔订单的预估送达时间从时间点改为时间段,以降低骑手配送压力。

  美团还向1103家外卖合作商发出《关于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护的倡议》,明确提出“严禁诱导和强迫劳动者注册为个体工商户以规避用工责任”的要求,规范配送合作商用工行为。之后美团再次向所有合作商发送《关于禁止要求骑手注册个体工商户的通知》,对此态度进行重申并提出明确具体要求,进一步加强平台监管。

  美团也表示正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配合职业伤害保障的试点筹备工作,履行美团的责任,确保项目试点按计划时间开展,并为参与试点的骑手承担全额参保费用。

  尽管美团对相关问题始终积极回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外卖骑手群体的逐步扩大,目前美团年报显示,截止2021年底,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已高达527万人,如此庞大的群体必然也存在较多摩擦的可能,比如说未来美团会不会为全职骑手设置五险一金?如果未来监管要求对骑手群体普遍上五险一金,考虑到527万骑手的庞大性,相关支出可能非常庞大,这可能是美团无法承受的。骑手的劳动保障问题可能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在和骑手群体存在矛盾的同时,美团与商家也存在较高摩擦,其中佣金率问题是争议的核心。在2020年,广东省餐饮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表示美团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餐饮商家的忍受临界点。此外,重庆、山东等地的餐饮协会也发表了类似声明。

  此后,全国工商联也提交了《关于加强餐饮外卖平台反垄断监管协调降低佣金的提案》。提案指出,外卖平台抽佣在10%至15%区间才是餐饮企业可以接受的,但实际抽佣往往高于这个比例。

  对此,2021年5月,美团推出新费率政策,将向商家收取的费用分为技术服务费(即佣金收入)及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费。新费率政策促成更透明的定价和更清晰的成本结构,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开始单独披露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收入,以在财务业绩中反映新费率政策。

  以2021年四季度为例,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20.7%至人民币1886亿元,公司餐饮外卖分部的收入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215亿元增长21.3%至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261亿元。其中公司财报显示四季度佣金收入约为77.7亿,也就是说公司技术服务费代表的佣金率约为4%左右。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团着力推进佣金的透明度改革,但是佣金问题目前仍不特别清晰。美团抽佣其实是存在为补贴骑手的可能性,以2021年Q4为例,公司的配送服务收入为143亿,配送服务成本为183亿,相关收入并不足以覆盖支付给骑手的成本,差额在40亿左右。美团外卖的盈利本质上由4%左右的技术服务费(Q4:77.7亿)和向商家提供在线营销服务(Q4:32.2亿)赚取,同时这部分收入花费近40亿补贴给了骑手,扣除其他经营费用和开支后,方才获得17亿左右的经营溢利。

  2022年2月,交通部要求网约车平台须公开计价规则,合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那么未来外卖平台是否也会设置相关的合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呢?

  总之,美团面临的三大矛盾在于:

  一,未来能否顺利在零售领域扩张,美团优选的相关做法是否属于低价倾销以垄断市场;

  二,美团未来是否能为近527万骑手提供合理的职业伤害保障?未来能否为全职骑手提供五险一金,若提供,相关庞大支出美团能否可以负担;

  三,美团的抽成比例是否合理,未来有关部门是否会设置相关抽成上限。

  尽管美团未来可能会持续面临舆论和监管的压力,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行业空间和经营壁垒等方面,美团都具有一定的优势。同时,美团自上市至今规模效应明显,公司派单系统在科技手段加持下、know-how基础上持续改进,单位UE模型持续超预期。

  同时,公司参与的外卖和零售等生意的净利润率较低,这导致竞争对手很难在“盐碱地”里与公司竞争;公司规模效应基础上的飞轮效应明显,规模效应强(每次派送可获得更高收入)进一步实现对本地运力的高吸引力,且外卖员在不同平台同时从业难度远高于网约车司机,对本地运力的强掌控基础上,美团实现了更高的配送效率,从而对上下游商家和客户的粘性均持续增强。低利润率和规模效应基础上的飞轮效应均构成了美团的经营壁垒。因此,和高德、美团、曹操等持续挤压网约车市场份额不同,饿了吗在阿里的加持下仍持续丢失市场份额。

  更重要的是,在具有经营壁垒的前提下,美团的成长空间依然较大,和实物电商基本已经渗透率见顶不同,我国服务电商渗透率并不高。同时美团正在大力扩张的零售领域更是市场空间广阔,目前美团在服务电商领域已初步构建壁垒,如果能实现在零售领域的复制,那么未来美团可能会实现超级市场规模,即便是较低的净利润率,也会实现绝对值意义上的“暴利”美团如果能以科技手段持续优化UE模型,那么盈利能力可能会持续超出市场预期。

  环比业绩有所降速 外卖业务量频齐升粘性较强

  环比业绩方面,公司四季度业绩增速明显下滑至30.6%,和全年56%的业绩增速相比有明显降速,公司表示由于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出现区域性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四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速相较过往季度有所放缓。

  公司四季度收入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379亿元增加30.6%至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495亿元,主要由于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的收入缓慢但稳定增长,同时新业务尤其是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长较快。

  公司2021年总收入同比增长56.0%至人民币1791亿元。2021年,餐饮外卖及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的经营溢利合计由2020年的人民币110亿元增长至人民币203亿元。同时,公司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扩大。

  2021年,美团经调整EBITDA及经调整溢利净额均出现同比下跌,分别转为人民币负97亿元及经调整亏损净额人民币15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2020年的流入人民币85亿元转为2021年的流出人民币40亿元。

  与外卖及到店、酒旅业务超强盈利能力相对应的是,截至2021年底,美团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人民币325亿元及短期理财投资人民币843亿元,对比截至2020年底的相应结余分别为人民币171亿元及人民币440亿元。

  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于2021年年度交易用户数及人均交易频次均创下历史新高。单日订单峰值于2021年8月突破5000万单,并于12月再度创新高。2021年,交易金额同比增长43.6%至人民币7021亿元,收入同比增长45.3%至人民币963亿元。

  餐饮外卖业务经营溢利由2020年的人民币28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人民币62亿元,同时经营利润率由4.3%增至6.4%。

  2021年第四季度,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20.7%至人民币1886亿元,日均订单量同比增长17.4%至4250万。餐饮外卖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21.3%至人民币261亿元。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溢利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8.8亿元增加至2021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17亿元,而经营利润率由4.1%提升至6.6%,美团表示主要由于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占比提升及骑手季节性补贴减少。

  美团表示餐饮外卖已成为消费者生活中的基本服务,而且持续顺应消费新趋势并推动新消费品类增长,宵夜、奶茶、沙拉及轻食等品类在今年增长显著。供给增长有效带动中高频次用户的订单量增加。

  因此,餐饮外卖年度交易用户数同比增长13%,年度交易用户平均交易频次同比增长25%,表明消费者将餐饮外卖当做日常生活中的必备服务。年度交易用户和年度交易用户平均交易频次的同步上升显示公司外卖业务粘性极强。

  外卖基本盘度稳固让公司整体经营情况更为良性,交易用户增长35.2%至6.9亿、活跃商家增长29.2%至880万、每位交易用户的交易笔数上升27.2%至35.8笔。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同时,美团也进行一系列改革保持自身生态良性发展。

  在商家端,公司继续通过提供综合服务及在线营销工具,帮助餐饮行业实现数字化运营,为商家带来更多的业务量,助力商家创收。财报显示,美团全年在线营销服务收入高达290.9亿元,四季度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为60.6亿。

  同时,2021年5月美团开始实行新费率政策,将向商家收取的费用分为技术服务费(即佣金收入)及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费。新费率政策促成更透明的定价和更清晰的成本结构。

  不过正如美团前文所探讨的,新费率政策可以让商家理解自身费率中到底给骑手和给美团的公司的分别为多少,但是佣金问题目前仍不特别清晰。

  以2021年四季度为例,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20.7%至人民币1886亿元,公司餐饮外卖分部的收入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215亿元增长21.3%至2021年同期的人民币261亿元。其中公司财报显示四季度佣金收入约为77.7亿,也就是说公司技术服务费代表的佣金率约为4%左右。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团着力推进佣金的透明度改革,但是佣金问题目前仍不特别清晰。美团存在抽佣其实是为补贴骑手的可能性,以2021年Q4为例,公司的配送服务收入为143亿,配送服务成本为183亿,相关收入并不足以覆盖支付给骑手的成本,差额在40亿左右。美团外卖的盈利本质上由4%左右的技术服务费(Q4 77.7亿)和向商家提供在线营销服务(Q4 32.2亿)赚取,同时这部分收入花费近40亿补贴给了骑手,扣除其他经营费用和开支后,方才获得17亿左右的经营溢利。

  2022年2月,交通部要求网约车平台须公开计价规则,合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考虑监管压力,未来美团抽成比例可能持续承压。

  在骑手端,美团也推出了一系列行动平衡与骑手群体的摩擦。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高达527万人。在外卖骑手权益保障方面,美团继续深入推进了‘同舟计划’,将提升骑手体验和生态建设作为重要事项。

  为了更加准确地理解骑手的需求,在2021年,美团举行了136场骑手恳谈会。结合骑手的意见和建议,美团不断优化算法规则,如将每笔订单的预估送达时间从时间点改为时间段,以降低骑手配送压力。

  在部分地区,美团还试点在商家出餐后再安排骑手取餐,以减少骑手等餐时间,并试点在骑手遇到突发情况时主动将订单改派给其他骑手。这些措施旨在以更合理、更周到的方式向骑手分派订单,在确保骑手安全的同时,也让骑手能在更合理的工作强度下获得更高收入。

  美团也推动合作商试点骑手服务评价规则优化方案,对收差评、超时等情况的处理从扣款改为扣分,骑手后续可以通过其他加分项进行弥补,其每月奖励与月度累计积分挂钩,这一方面降低偶发状况对骑手收入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保障了用户体验。

  美团还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配合职业伤害保障的试点筹备工作,履行美团的责任,确保项目试点按计划时间开展,并为参与试点的骑手承担全额参保费用。

  未来,美团承诺将为骑手提供更全面的福利方案和劳动保障。不过如果在全职骑手中全部实现五险一金的覆盖,可能会对美团利润有较大影响。

  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增长稳定 为公司实现大部分盈利

  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增长稳健,2021年,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同比增加53.1%至人民币325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经营溢利由2020年的人民币82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人民币141亿元,而经营利润率则由38.5%提升至43.3%

  2021年第四季度,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同比增加22.2%至人民币87亿元。由于收入结构的变化,该分部的经营溢利由2020年第四季度的人民币28亿元增加至人民币39亿元,而经营利润率则由39.5%增至44.7%。

  到店业务的交易量、交易金额及年度活跃商家数均创历史新高。美团表示自身在持续加强对全国低线城市的渗透。

  酒店及旅游方面, 2021年美团境内酒店间夜量增长34.5%,美团策略性地聚焦境内旅游市场、本地住宿及短途旅游场景。此外,美团巩固于低星酒店领域的竞争优势,将线下用户引流至线上平台。在高星酒店领域,由于美团持续提升高星供给及客户服务质量,2021年高星酒店间夜量占比超16.5%。

  新业务增速最快或见胜利曙光 但是巨额投入造成公司巨亏

  随著美团的战略升级为‘零售+科技’,美团继续扩大对新业务尤其是商品零售的投入。2021年,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同比增长84.4%至人民币503亿元。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经营亏损由2020年的人民币109亿元扩大至2021年的人民币384亿元,经营亏损率同比扩大36.6个百分点。

  于2021年第四季度,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同比增长58.7%至人民币147亿元,该分部的经营亏损同比扩大至人民币102亿元,而经营亏损率则环比收窄至69.5%。

  美团优选方面, 2021年,美团持续优化各个节点的营运,提高营运效率及单位经济效益。美团优选打造的‘次日提货’三级仓配物流网络体系,现已覆盖全国30个省份的大部分社区和农村。美团推出的‘农鲜直采’计划使美团能以集中采购、以销定采的模式高效匹配生产与需求,从而为农民创造额外收入。

  新业务的巨亏是公司整体亏损的最重要原因。同时,公司对社区团购的重金投入也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相关舆论认为美团旨在通过前期补贴挤出行业中的中小参与者,并在获得垄断地位后可能会持续提价以获得超额利润。

  面对倾销和垄断争议,美团表示美团优选亦提供大量自提点站长的灵活就业岗位,增加物流、仓储、食品加工方面的工作机会。

  凭借快速构建的供应链及物流体系,美团优选团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驰援郑州、西安等受新冠肺炎疫情及自然灾害影响的城市,为需要帮助的居民提供可靠的必需品。上海疫情爆发后,美团公司副总裁毛方还参加了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公司参与上海保供情况。

  目前监管也表示,将会逐步规范平台经济治理,通过规范、透明、可预期的监管,红灯、绿灯都要设置好,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事实上,能否扩张对于美团来说极其重要,是市场对美团预期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团在团购和外卖的高烈度竞争中杀出,面对的均为财大气粗、资源丰富的阿里饿了吗、百度外卖等竞争对手。竞争的成功也是对美团核心管理团队能力的肯定,核心团队同时兼具制订正确的战略和战术的高执行力,且年龄均处于当打之年,因此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电商、零售等领域的扩张极有可能复制在外卖、酒旅等领域的成功。

  因此,未来监管是否会对美团在零售领域的扩张“开绿灯”可能是美团未来一段时间内发展的核心问题。

  同期,阿里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止季度,阿里的社区商业平台业务淘菜菜,实现了季度GMV环比30%的增长。截至2021年底止12个月,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年度活跃消费者约3.72亿,单季?增长1700万。截至2021年底止季度,阿里本地生活服务订单量同比增长22%。阿里社区团购业绩及本地生活服务增速远逊于美团。同期,拼多多四季度业绩较2020年四季度仅增长3%。

  若无外力干预,美团似乎已经迎来在新业务领域胜利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