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在找「老干妈」募资
更新时间:2022-10-08 01:21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她们在找「老干妈」募资

  原标题:她们在找‘老干妈’募资

  “你们认识老干妈家办吗?”

  话音刚落,围坐一圈的IR们瞬间炸开了锅。今年以来,家族办公室/超高净值个人成为了人民币募资人人争抢的对象。“听说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家族也悄悄布局VC/PE机构,我们想接触聊聊看。”华南某知名VC机构IR负责人孔棋点燃了话题。

  神秘、低调,却资金充足??她寥寥数语勾勒出绝大多数家族办公室的形象。

  募资阴霾下,这一群人成为了一股珍贵的活水。他们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老板,有的是卖辣椒酱发家,有的是做豆浆机发家,有的是卖鸭脖子发家.....实现财富自由后,如今他们开始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VC/PE圈??以LP的身份出钱,参与到中国科技浪潮。

  IR在找老干妈募资

  提起找老干妈募资,IR们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深圳某人民币基金IR负责人周杉洁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按照她的梳理,自家人民币LP库里,无论是险资、银行、市场化母基金,还是政府引导金、国资等机构型LP都已集齐了,类似于老干妈这样的群体是为数不多的新“活水”??他们有的是家办,有的是超高净值个人。

  这是一股巨量且尚未被释放的传统资金。所谓家族办公室,通俗地说就是给富有家族打理财富,毫无疑问,动辄拥有百亿、千亿资产的传统企业家们,对于资产配置有着强烈的需求。

  如今,他们的身影愈发密集地出现在VC/PE圈。“现在的募资环境不容乐观,倒逼着GP循着更有钱的家族去找钱,所以家族办公室这两年特别火。当然,前提是你得能接触得上,有资源。”北京一家VC机构合伙人如是说。

  资源悄悄在圈子里蔓延开来。孔棋介绍自己正忙于奔波周旋在各类家办中:“现在这些家办最抢手,只要提一句认识哪家,很快就有很多同行来打听。老干妈这种算是非常典型的。”

  这几年,不少传统企业出资做LP的意愿强烈,成为了人民币募资的新活水。孔棋也常常和IR姐妹们共享家办资源,当IR聚在一起聊天,“哪里有钱”已经成为她们共同讨论最多的话题。

  在交流过程中,多家创投机构IR反复提到了一家传统企业??九阳股份。投资界梳理后发现,九阳董事长王旭宁已经默默出资了不少GP,包括鼎晖投资、云锋基金、执一资本、洪泰基金、分享投资、丹华资本等等,活跃程度可见一斑。

  其中上海一家GP透露,“九阳好几年前就是我们的LP了,跟老板关系比较好,他们也有转型和扩充产业链的需求,双赢。”

  相比之下,老干妈则神秘得多??IR们都在想方设法接触。

  其中,以陶华碧大儿子李贵山为代表的老干妈家族多次悄悄出现在VC/PE机构的出资人行列中。投资界综合了PEDATA MAX等公开信息获悉,李贵山过去五年曾出资了苏州厚扬启航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厚扬方夏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盛典文化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江西鄱扬合鑫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累计金额超过3亿人民币。

  一个趋势是,家族办公室已经摒弃了对VC规模的“崇拜”,换句话说,大基金在向高净值募资时优势不再,家办们并不买账。甚至有家办明确表示,规模超过30亿人民币的基本不投,规模超过50亿的基本不看,反而小型黑马基金更受青睐。

  “你们认识XX家族办公室吗?我们计划募集一只新基金,希望认识一下。”实际上,自去年开始,这便是VC/PE圈频繁听到的一句话。投资界密集接触IR群体时,大家也追问:“我不认识老干妈,但你们可以介绍下吗?

  第一季度,美元募资减少6成

  今年募资有多难?

  疯狂寻找‘老干妈’,堪称一级市场募资窘况的缩影。

  情况比想象中糟糕。春节之后,中概股惨遭血洗,美元基金回报神话消失,加之美国缩表、加息和俄乌冲突在内的主要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事件,中国VC/PE迎来了最难捱的日子。回望今年一季度,几乎所有的投资人都难掩失落情绪。

  募资首当其冲。清科创业(01945.hk)旗下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受国际局势和国内疫情反复的影响,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环境回暖态势减缓: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集基金数量共1374支,同比下降0.6%;披露募集金额为4092.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如果把统计口径缩小到创投类基金,情况可想而知。

  美元募资更为惨淡。外资LP的态度异常谨慎,“美欧澳现在对于出资国内GP的积极程度比以前下降了很多,甚至一些美元LP完全回避了。”上海一位美元PE合伙人无奈地表示。

  “现在哈佛捐赠基金、淡马锡都明确暂停了对国内美元基金的出资。”国内某家以Buyout著称的PE机构2020年底开放的新一轮融资,到了现在都没有达到封顶规模,北京一位IR资深人士透露。

  一切都体现在数据上。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外币基金方面,2022年第一季度共20支外币基金发生新一轮募集,同比下降57.4%;披露募集金额约315.1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幅度达62.6%。这意味着,今年一季度美元募资减少约6成

  对此,清科研究中心分析,中概股赴美上市监管趋严导致境外架构外币基金面临退出受阻的风险,资金回流速度减缓的背景下机构态度普遍更加审慎,因此新募集外币基金的数量与规模均有所紧缩。综合来看,QFLP基金或将成为目前外资投资境内企业的理想方式。

  投资界交流过的多家美元GP释放了一个信号,不论头部还是腰部美元基金都在加速募资人民币,可很多人都不够幸运。

  一家发迹于欧洲的知名美元PE,去年正式决定募集第一支人民币,但直到现在同LP还在互相了解的暧昧期;一家进入中国多年的美元基金2022年初筹备第一支人民币基金,经历了艰险的募资过程中,该美元基金IR直呼自己快要失业了,泄气溢于言表。

  因此,当老干妈等家办出现在LP圈,VC/PE感觉终于看到了新活水。

  投身硬科技历史洪流

  他们都来做LP

  钱,到底在哪里?

  越来越多VC/PE将社会化募资希望寄托在家办/超高净值人群身上。道理很简单,一级市场可以满足富有家族资产配置的需求。正如没有真正繁荣百年的企业,当一代创业成功后,很多企业都会采用“资金资源传承+投资新实业”的方式延续,股权投资可以帮助家族更好地进行财富传承。

  眼下,中国最激动人心的历史机遇便是浩浩荡荡的硬科技浪潮。一个普遍的共识是,技术和制造升级将是决定中国未来三十年发展的关键,我们能不能取得长足进步,迈入科技一流强国,决定性因素在于硬科技能否崛起。这是一场不计成本的投入,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盛宴。

  上周,清科研究中心公布了第一季度VC/PE机构的IPO成绩单,kb88凯时官网首页。可以明显看到,境内境外IPO冰火两重天,碳中和、光伏与新能源、专特精新等硬科技领域迎来一波收获期,而这些IPO背后几乎是清一色的人民币基金。

  类似老干妈这样的传统商业巨头,坐拥渊源不断的现金流,应该如何参与到这一场科技盛宴?做LP,不约而同地成为了众多商业大佬的选择。

  回想2018年左右,一位中介机构的负责人曾告诉投资界,“我们服务某房产大佬的家办,曾他们推荐过一家半导体基金,但对方反馈说他老板还是喜欢投资房地产。”

  这是old money延续下来的一种投资思路,那时硬科技投资几乎不在家办的“餐桌”上。

  但在今天情况恰恰相反,上海某VC机构的IR负责人说:“现在的家办反而会更愿意去投与自家产业不同的领域,比如自己主业是消费品,会热衷投硬科技的GP。”

  就拿老干妈来说,无论从业务范围还是创始人、团队背景上,都无法与硬科技相关联,这种情况下,手握充足现金的陶华碧不如安心做LP,把钱交给真正懂行业、懂技术的GP投资人,“专业人做专业事”。

  事实上,互联网大厂也面临着同样的境遇。上个月,烟台顺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生工商变更,烟台集芯控股有限公司从合伙人行列退出,新增合伙人天津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子公司)??这是美团又一次出资硬科技GP。

  此前,美团作为LP接连出资过中国半导体江湖的资深团队华登国际、元禾璞华,剑指芯片投资。

  腾讯方面从2021年开始,不再只出资消费、TMT基金,同样更加热衷于硬科技、医疗等专业GP;甚至连B站都来了,在今年初联合宁德时代、博裕资本等联合出资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同样投向科技领域。

  正如VC圈无人不投科技,数以万计的企业家也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参与科技浪潮。GP们也在寻找一个又一个‘老干妈’。

  *孔棋、周杉洁、何源为化名